冬日暖阳下,鄱阳湖晨雾渐散,汤阴岛上炊烟升起。一大早就从县城出发的欧阳袁超,终于在午饭前赶到了岛上的执法点。“来,你吃过了吗?来我家吃饭”,在村里散步时,村民们热情地向他打招呼。然而,五年前,当欧阳袁超第一次来到岛上时,他被认为是“打碎饭碗的渔夫”。

汤阴岛位于鄱阳湖的“肚脐眼”。雨季四面环水,从最近的乡镇乘船需要半个小时。旱季,海滩泥泞,道路堵塞。欧阳袁超上岛时换了三种交通方式:从县城开车一个多小时到轮渡,坐轮渡,骑三轮车近一个小时穿越茫茫草滩。

岛上的汤阴村是一个传统的渔村,这里有200多名村民世代捕鱼。巅峰时期,村里大小渔船五六百艘,家家户户靠湖吃湖。一户人家靠捕鱼一年挣20或30万元。然而,过度捕捞也破坏了鄱阳湖的生态环境。渔网越织越密,鱼却越打越少。为了钓到更多的鱼,非法捕捞和渔民之间的纠纷时有发生。2017年,江西都昌县委、县政府决定在岛上设立水上公安、渔政、环保等部门参与的联合执法点,严厉打击非法捕捞、采砂、猎捕候鸟等违法活动。当了30多年警察的欧阳袁超自告奋勇“守岛”。“我的孩子大了,我不在乎。在农村长大,我也受苦。”

57岁的欧阳袁超又高又壮,一张黝黑的脸,这是多年在湖里晒太阳的结果。作为联合执法点的负责人,欧阳袁超经常带着同事到湖区巡逻执法,有的渔民使用国家明令禁止的底拖网。这种网网极密,钓尽了大鱼小鱼,极大地破坏了鄱阳湖的物种多样性。欧阳袁超一经发现,就带着同事们把网割下来,带走了。付了网费的渔民辱骂,说他“砸了渔民的饭碗”,但他们包围了执法船,试图收回已付的网费。欧阳袁超的懂事和感性,让渔民们逐渐认识到了非法捕捞的危害。

52岁的段默金,曾经是村里渔民协会的会长。鄱阳湖全面禁捕退捕后,他被聘为村里的护鱼队长,月薪1000多元。现在他开始慢慢理解欧阳袁超的“无情”,“我丢了湖里的鱼,我们又不需要他“砸饭碗”,那我们早就把自己搞砸了!”如今汤阴村的渔民全部转产上岸,村里成立了护鱼队,每天巡湖护鱼。

到了执法点,放下东西,欧阳援朝转身去了村里的邱东老人家。“你妻子现在身体怎么样了?我的手机需要付费吗?”欧阳援朝拉过一把椅子,和老人一起坐在门口晒太阳。禁捕后,大部分村民外出打工,村里只剩下三四十个留守老人。

行动不便的老人遇到困难会找欧阳袁超。帮老人交手机费、加油、砍柴…这些小事让欧阳袁超更接近村民。“现在每次回县城,村里的老人都把自己种的菜交到我手里。”欧阳袁超说,他和村民们都期待着早日建成通往岛上的道路,这样岛上就不会被孤立。

“看,江豚!”日落时分,一群江豚不时跳出湖面,站在巡逻艇上的欧阳袁超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。“现在鄱阳湖江豚多了,候鸟多了,老百姓的保护意识也强了,我真的很高兴!”

(文章来源:新华网)

You may also like...